小贴士
2步打开 媒体云APP
  • 点击右上角“…” 按钮
  • 使用浏览器/Safari打开

植物记 | 一粒葵花籽的非常睡眠

2021-02-02 17:19 L六艺工坊社  

在一辆长途闷罐运输车上,一粒葵花籽拥挤在成吨的葵花籽里,拥挤在拥挤的梦里,它抑郁憔悴,苦闷不乐。可是,它只是沧海一粟,苦闷的沧海不知道一粟的苦闷。

此番远行,它们要穿越少量绿洲和大片沙漠,抵达炎热的内陆。

然后抵达市场,抵达烈火焚烧的炒锅,和电流奔涌的烤箱。

最终抵达消费的牙齿。

然后化为碎壳和垃圾,灰飞烟灭。

它驯服了吗?它心甘情愿就范于时光和命运的暴力了吗?

植物有着我们不能想象的隐秘幻想和庄严梦境。植物把千万年的幻想封存在种粒里,那是密封的遗嘱,只能在一个庄严时刻,虔诚地开启,然后我们才能读懂植物缤纷的心事;那是土地的神谕,只能在阳光的注释下,我们才能理解和欣赏,土地的浩瀚潜意识和它高贵、热烈甚至华美的情怀。

可是,这一望无际的一列列闷罐运输车,却让海量种粒离开土地,更远更远地离开土地,更远更远地离开神性,更近更近地逼近商业的烤箱和欲望的烈火,接着,更近更近地逼近垃圾并最终变成俗世的垃圾。

我们只知道我们活得难,活得不容易,有时活得很苦闷,活得焦头烂额。

可是,我们可知道植物的难,植物的不容易,可知道种粒的苦闷,可知道它们岂止是焦头烂额?

一粒葵花籽苦闷、绝望得不行了。它知道,不用打听,整整一个闷罐车里,挤压着的都是数不清的苦闷和绝望。

时光庄严的遗嘱,将被爆炒成干货;土地神圣的暗示,将被烹制成垃圾。

遗嘱将被作废,神谕将被篡改,时光托付的遗嘱执行者,土地之神的神子啊,该是何等焦虑苦闷?

这粒葵花籽,苦闷的心都快要炸了。

它想逃出这苦闷的海,逃出苦闷的闷罐车,逃出这牢狱。

终于,情况有了点变化。在公路急转弯处,闷罐车狠狠地颠簸了几下,苦闷的沧海出现倒流,但是,并没有流出海之外,无数的苦闷只是互相交换了苦闷,立刻,挤压成更大更密集更深重的苦闷。

就在闷罐车颠簸的那一刻,这粒葵花籽儿,身子一个趔趄,它顺势蹦出了闷罐车。

它掉在了戈壁滩一个土堆上......

若干年后。我流浪来到这里。

一望无际的荒原上,出现了一小片绿洲,一浪浪、一排排向日葵,正在向大地鞠躬,向落日致敬。

它,在土地怀里,开启了时光密封的遗嘱,宣示了土地的神谕,它向神圣的太阳捧出心灵的诗句。

它侥幸逃出了商业的闷罐车,逃离了消费的火焰和烤箱,逃离了俗世的牙齿们对神性的大规模粉碎和否定,它守护了植物的尊严、荣誉和神性。

它庆幸那九死一生的冒险出逃。

它怀揣着一个巨大梦想,它要绿化和改良无边的人类沙漠。

此时,它一边向落日致敬,一边向大地鞠躬,它在对大地宣誓......

李汉荣,诗人,散文作家,中国作协会员。汉中市文联副主席、作协主席。著有诗集、散文集《驶向星空》《与天地精神往来》《家园与乡愁》《李汉荣散文选集》《点亮灵魂的灯》《河流记——大地伦理与河流美学》《植物记》《动物记》《牛的写意》《万物有情》《沧海月明》《睡眠之书》等。有90多篇散文入选全国各地语文教材、教辅及中考、高考试卷。曾获百花文学奖散文奖、中国报人散文奖、冰心文学奖等奖项。

153
编辑:阮雪梅
template 'mobile_v5/common/wake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