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道驿情思

2020-09-18 11:23   汉中新闻网   王建新

马道,是古褒斜道穿越秦岭腹地的一处重镇和驿站。古往今来,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、学兵商旅在此驻足,依栏凭吊,抒发寄情怀古之幽思。

褒斜道,为古代巴蜀通秦川之主干道路,也是我国历史上开凿早、规模大、沿用时间最长的入蜀官道,史称“北栈”。褒斜道沿褒斜二水穿行,贯穿褒斜二谷,是秦岭诸道中路线较平夷捷近的谷道。沿途设立若干驿站,留坝县马道镇古设马道驿,人文古迹众多,历史上“火烧栈道”“寒溪夜涨”“萧何月下追韩信”等故事都发生在这里。

马道古镇盘踞于褒河与寒溪河的交汇之处,是古代连接关中平原与巴蜀的褒斜栈道必经之地,如同“咽喉锁钥”,故马道历代均设驿站。清初学者张邦伸《云栈纪程》中明确记载:“马道驿备驿马54匹,马夫27人,协济2人。”足见其规模之巨,再加上与之相配套的各种房舍、驿马间、草料场以及山镇的旅店、会馆、茶楼、酒肆、货栈林立,驿道上驿马奔驰,商贾络绎,不难想象其繁华程度。徜徉在古镇老街,几经重修,已面目全非,寻访为数不多的深院老宅,不时仍会发现一些带字的瓦当、匠砌的石条、废弃的石旗杆、雕镂的牌坊和碑刻,这座千年古镇的历史和沧桑漫漶在往事尘埃中。

马道镇北面有座凤鸣山,长年古木葱茏,郁郁森森,涓涓东流的寒溪河就在此注入褒河。河口矗立着一座碑亭,内置石碑三通,居中一通刻着“寒溪夜涨”四个大字,右边一通镌刻“汉相国萧何追韩信至此”,左边一通字多而模糊,细看乃咸丰年间所建,上面记载着萧何月下追韩信的典故。公元前206年,“楚汉相争”之际,汉王刘邦急需良才,广纳天下贤良。韩信弃楚归汉,虽有超凡的抱负和才干,却不得刘邦赏识重用。韩信一气之下跨马离去。幸而丞相萧何独具慧眼,认定了韩信是大汉建业的股肱良将,于是策马连夜追赶。韩信跑出百里之外,来到留坝马道驿的寒溪边,偏逢天降大雨溪水暴涨,韩信被阻滞河边,无法涉水泅渡,萧何才得以追上了他。二人促膝倾谈引为知己,韩信跟着萧何回到汉营。果然刘邦胸怀天下,欣然采纳萧何的建议,择选吉日,斋戒沐浴,于汉中城南筑坛拜将,封韩信为大将,灭楚扶汉,终成帝业。古人以“若非寒溪一夜涨,焉得汉室四百年”之句,盛赞“寒溪夜涨”之奇功,令人感叹世事变幻的奇妙:往往一个细节的变化,就使整个社会历史脱离了原本的轨道,逆转为另一种出人意料的结局。

至于“萧何月下追韩信”,我相信是小说和戏剧中虚设的情境,大雨滂沱的夜晚不可能有月亮出现。但寒溪夜涨,水势汹涌,阻挡了韩信北上去路,正好为急急追赶的萧何赢得了时间,却是不争的事实。戏曲舞台上,你看那萧何挥动马鞭,神情急切,唱腔激昂,把这一历史故事表现得淋漓尽致,也使其广为流传。史家评论,楚汉相争刘、项交战数年,刘邦屡战屡败,项羽兵威声望远胜刘邦。但恰是刘邦善揽人才,不仅良将韩信,还有贵族张良、游民陈平、狗屠樊哙、吹鼓手周勃、布贩子灌婴、土匪彭越、酒徒郦食其……但凡有一技之长,皆被刘邦一一收用。相反,一代霸王项羽驱韩信,赶彭越,连唯一的谋士范增都不肯留用,四大将之一的英布也叛楚归汉,最后成了孤家寡人,四面楚歌,落得垓下惨败,自刎于乌江。刘邦却知人善用,“汉初三杰”萧何、张良、韩信等尽为其所用,“此三者,皆人杰也,吾能用之,此吾所以取天下也。”由此刘邦统一大汉民族,建立了汉室四百年基业。

在这片被誉为“汉家发祥地”的汉中,许多著名的历史人物和典故也与马道有关。比如:“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”,修复的便是由马道经过的褒斜栈道。刘邦初入汉中为王,听从张良计烧毁栈道是为了“以示天下无还心,以固项王意”,借以麻痹项羽。之后,大张旗鼓修复褒斜道,却是转移楚军视线,把留守关中章邯部队的注意力吸引到眉县方向,因为褒斜道的北部出山口在眉县城南30里之斜峪关。而刘邦命韩信率兵“暗度陈仓”,主力则绕道由勉县、凤州进入秦岭,沿故道直扑陈仓(今宝鸡)。项羽大将章邯猝不及防,以为汉兵从天而降,惊慌失措,仓促应战,以致丢了陈仓,失去关中,以至楚亡。

其实,纵览古今中外,善招贤才者岂止刘邦!春秋五霸之争,实质也是人才之争。齐桓公所拜贤相管仲从鲁国邀至;齐威王的军师孙膑从魏国迎来;秦国上大夫百里奚从楚国骗来;击败晋国的大将丕豹从晋国引进;使秦疆域拓宽千里、称霸西域的大将由余则从西戎诱降;变法强秦的商鞅从卫国招揽;破六国联盟的张仪更是周游列国,最后落足秦国。急切思变的秦王为得范雎竟长跪而求,末了招食客三千,容纳各类人才,为秦统一天下奠定了重要基础。

凤鸣山上有座明清时期兴建的“凤鸣禅寺”,正殿内祀奉着萧何、韩信、樊哙等“神仙”气宇轩昂,中设“凤鸣亭”祀凤神,侧殿供观音三姊妹、十八罗汉等,与自然山水浑然一体,佑护着马道古镇一方风调雨顺,四季平安。伫立河口,碑亭前的寒溪,清澈见底,平日不过十来米宽,脱了鞋就能淌过对岸去,但逢雨季,溪水暴涨,无舟楫则不能渡过。随着时代更迭,寒溪河上架起来数座通达南北的便民桥,既有古代的铁索吊桥,也有近代的过水路面泄洪桥,还有现代的水泥石桥和高速公路立交桥,听说附近还有汉代邮亭和古栈道遗址,使马道堪称一座古今交通博物馆。沿河护栏上镌刻着古往今来有关马道的诗文经典,咏叹古今,正是“凭吊不胜增感慨,萧萧马道起悲风”。

马道驿,让人魂牵梦绕的地方,一页写满了沧桑和经典的千年古书,一曲充满了英雄与悲情的人间壮歌!

相关阅读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