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稻往事

2020-09-15 16:10   汉中新闻网   羊白

金秋时节,去郊外办事,看着车窗外黄澄澄的稻谷和现代化的收割机,禁不住兴奋起来,思绪跌宕,想起小时候和父母收稻的往事。

那时我七八岁的样子,虽然还算懂事,但似乎总有睡不完的觉,每次一觉醒来,父母和哥哥姐姐们都下地走了。我知道,父母是怜惜我年龄小,不忍心叫醒我。可我总不能闲着呀,在我幼小的心灵里,已懂得了光吃饭不干活是一种羞耻,尤其是农忙时节。

那天我又起来晚了,便锁好门往田里赶。太阳已挂在天空,一出村庄,天地亮堂,一望无际的稻谷金灿灿的。稻田里,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穿梭其中,有弯腰割的,有在打谷机上隆隆打的,有装口袋的,有束草人的,甚是忙碌。我一个小孩,以审美的眼光看去,自有一派田园的乐趣。

待我走进自家稻田,看见母亲和姐姐躬着脊背在割稻,手中的镰刀划出一道弧线,黄澄澄的稻子便驯服地卧在了地上,一束一束地,交叉放着。在稻谷卧倒的瞬间,那些藏匿的蝗虫暴露出来,惊慌失措,扑哧扑哧地乱飞。我便伸手去抓。姐姐嫌我碍事,训斥我。母亲直起身,回过头,让我不要贪玩,去看看父亲他们有什么要帮忙的。就在母亲看着我的时候,我看见了她额头的汗水,在太阳光下发着晶莹的光。然后,母亲用胳膊很随意地一抹,那光就不见了。我的心里轻颤了一下,愧疚起来,赶忙跑到父亲和哥哥那里。

父亲和哥哥的任务是脱粒,用打谷机,脚踏的那种,最多可两人并排。一边踏,一边翻转手里的稻束,使谷粒都充分脱下去。显然,这是个力气活,也是个技术活。我不管不顾,觉得很好玩,抱起一小束就要上去打。父亲拦住我,说我小,干不了这活路,还是去玩吧。我不听,偏要上去踩。因为在我看来,打谷机的铁轮转起来很威风,忍不住跃跃欲试。父亲拗不过我缠闹,就把脚上的力气小下来,让轮子转速慢下来,然后把着我的胳膊,让我试了那么一下。刚上去,只听“嗡”地一声,谷粒四溅,一个强大的力量拉扯着我手里的稻束。我顿时慌了。幸好父亲保护着我,手里的稻子才没有被轮子夺去。父亲看我还行,继续把着我的胳膊,脚缓缓踩着,让我把稻束放在滚轮的上面,试着转动手臂……哥哥在后面等得不耐烦了,开始发脾气,让我滚!

父亲便扶着我下了打谷机,很郑重地告诉我,以后自己单独不许上打谷机,很危险的,弄不好就会把手绞进去。相对于哥哥训斥,父亲的这句叮嘱更让我觉得温暖。我便不再添乱,腿脚伶俐地给父亲拿稻束,或是干一些后勤工作,比如倒茶水,拿东西,取口袋,跑来跑去像一只欢快的小牛,竟然一点也不觉得累,似乎这丰收也有自己的功劳,自己也是一个劳动的人。

稻谷收回家后要多次地晾晒。父母一般会交给我,让我不必去田里了。可我忙完这些,做好简单的饭,还是忍不住想往稻田里去。我喜欢人多,喜欢打谷机的隆隆声,更喜欢和父母在一起。全家人一起劳动,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情呀。

可父母交代过的,不许乱跑,怕鸟雀糟蹋,怕突然下雨,得有人看着。于是我就爬到草垛上,不时遥望村外,看收稻的父母回来了没有。

相关阅读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